获两项大奖第五届互联网+双创大赛的这个项目太有创意!

Mark wiens

发布时间:2022-09-23

获两项大奖第五届互联网+双创大赛的这个项目太有创意!

  在2019“建行杯”第五届中国“互联网+”大学生创新创业大赛冠军争夺赛上,来自浙江大学的回车科技——未来全脑智能行业定义者项目获得亚军。 此前的三强争夺赛上,他们刚刚赢得此届大赛的另一个重要单项奖项——“最佳创意奖”。

  2018年夏天,本刊采访了易昊翔,当时他们已研发了智能眼罩的产品。在路演中,易昊翔介绍,他们开发了一款新产品,监测疲劳的安全帽,主要应用于电力、消防等领域。以下是采访文章,看看本科毕业时放弃海外读博的90后创业者的故事吧~

  易昊翔是回车科技创始人兼CEO。 回车科技专注于脑机接口,是国内第一批研发消费级脑电产品的企业之一。

  从只是想用空余时间“搞点事情”的学生到脑电领域的深耕者,从只会做技术的 90 后工科男到公司估值过亿的公司CEO,1991年出生的易昊翔带领以90后成员为主的科技创业团队,探索出了一条脑电波技术产品化、商业化的道路。

  “躺下,放松,打开声音,点开开关,戴上眼罩,你就睡吧……”易昊翔说,“平均入睡时间大概九分钟。声音什么时候该变小,什么时候关掉,什么时候把你唤醒,都不用你操心。”他介绍的是公司的主打产品,易休智能眼罩。

  白衬衫,深蓝色牛仔裤,黑色方框眼镜,发型走的是“聪明绝顶”路子,易昊翔笑着说,都是创业惹的祸。他说话爽快干脆,语速很快,要跟上他的节奏,必须全神贯注。从学术的书斋到创业的江湖如果给易昊翔的大学生涯画曲线年,来自贵州的易昊翔到浙江大学报到,各种不适应,他自嘲是乡下人进了城。他坐在教室后排,课堂内容听得云里雾里。出国求学、投身科研的渴望让他日日夜夜猛补学业。 为了今后申请到更好的学校,易昊翔的生活基本上是绕着学习转的。

  “你知道凌晨两点的紫金港是什么样的吗?” 易昊翔了然于胸。教学楼早上六点开门晚上两点钟关门,他能学一整天。“天天死磕,可能一晚上只做了两道题,还都是错的。”他回忆,早上出门时室友在睡梦中,晚上回宿舍时室友已经睡下,“那段时间感觉我的室友永远都在睡觉。”经过两年的努力,“学渣”变身成了“学霸”,易昊翔专业排名第一,获得国家奖学金。他赴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参与实验室科研项目,获导师高度认可,推荐留美。他到香港荷兰ING公司交流实习……易昊翔沿着出国求学的航线一帆风顺而行,大四,他已经拿到生物医学工程专业世界排名第一的约翰·霍普金斯大学的博士offer。

  21岁,在学霸模式下游刃有余的他为什么突然打破高中以来的人生设想,偏离既定的人生道路,投身创业?这是易昊翔最常被问到的。大三,留学申请准备得差不多了,易昊翔偶然看见校内十大科技成果的展示,其中一项是实验室通过控制猴子的脑电波实现调控机械手。“当时一看,我就觉得阿凡达里的世界要实现了!”被“很酷的技术”所吸引,易昊翔和几个生仪学院的同学一起,到求是高等研究院向老师请教。

  24小时开放的独立实验室和老师的指导,让易昊翔有机会深入接触脑电波技术。“清华、北大、浙大等高校在脑科学领域的科技水平不比美国差,但国内脑电波产品不多见的原因是商业化不足。”易昊翔说,通过在实验室的探索及参加比赛,他们开始尝试产品化。从靠团队成员用奖学金和生活费支撑产品研发制造,到申请浙大创业孵化项目的校方资金,再到在创业大赛中获得天使投资,创业的种子逐渐在易昊翔身上扎根生长。转眼就到毕业时刻,易昊翔必须做出选择。计划外的“创业”选项,让易昊翔为难了。“做决定挺煎熬的。出国求学曾是我的最大梦想,为之付出了很多,也牺牲了很多。”易昊翔和家人商量,电话那头父亲的话让他意外。“我爸说,他觉得读书这事儿,学校不会跑,今年能去读,明年能去读,十年后还能去读。但是商机稍纵即逝,可能今年抓不住,这辈子就没有机会了。”虽然,易爸爸结束语是“你自己琢磨吧”,但易昊翔创业的决心已经不需要再琢磨了。回看创业之路,易昊翔说得最多的是“机遇”2014年,国家发出“大众创业,万众创新”的号召,推动创业创新,给创业者带来前所未有的机遇。作为第一批项目,易昊翔和团队参加了浙江大学首届天使对接大赛。赛后,一个创业有成的师姐豪爽地对易昊翔说:“小伙子,我觉得你挺不错的,你要不要创业?”一心想要留学的易昊翔回答:“我要出国。”师姐劝他:“你考虑考虑,你创业我就投你。”当时,浙大与杭州高新区政府合作建设创业孵化器,为创业团队提供免费的办公场地,易昊翔形容:“电脑都配好了,你只要人去就可以创业了。”技术、团队、投资、场地,万事俱备,只欠东风。面对滚滚而来的创新创业浪潮,易昊翔调转航向,从学术的书斋转向创业的江湖,担任回车科技CEO。“如果国家层面、学校层面没有这些帮扶,估计我是不会创业的,我肯定出国读PHD了,现在可能还在读书。”易昊翔说。一毕业就创业,失败了怎么办?这个问题易昊翔记不清回答过多少遍了。他不否认大学生创业的失败率很高,但是把时间线拉长,就会看到创业者的成长轨迹。初创即使失败,很多创业者会再次创业,他注意到,二次创业的成功率会大幅度上升,三次创业的成功率会极大幅度上升。“我们身上的压力和紧迫感没有长辈们那么强,我们有足够多的时间去成长和学习。不管公司在三五年后怎么样,这几年里学到的东西是真正拿在自己手里的。”脑电信息检测及分析是当前比较热门的研究领域,“意念控制”背后是脑机接口项目的一大进展,即在大脑和外部系统之间建立交流控制通道,实现大脑与外部设备的直接交互。植入式脑机接口主要还处在临床实验阶段,而且用户对植入式芯片的接受度也远远不够。相应的非植入式的脑机接口应用更容易推向市场。用意念控制开关的灯,是易昊翔和团队在学校里做出的第一款产品。虽然酷炫,但少有人为它买单。几个人愁眉苦脸地坐在桌前谋出路,有团队成员冷不丁地说:“感觉这东西可以卖给科技馆!” 说干就干,他们抱着在实验室里手工制作、外观粗糙的产品,坐公交车直奔浙江省科技馆。费了些周折后,易昊翔和团队成功把产品出售给科技馆,这是他们的商业思维的第一次萌发。毕业后,回车科技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,从手工作坊转变为工业式生产,结合四驱车,打造出了兼具科普性、互动性和趣味性的Kether意念赛车。“旋风冲锋加速!动画片里的人物一喊,车就会加速,这不合理。”易昊翔说得眉飞色舞,“我们想的是怎么把这个做成真的,你不用喊,脑袋里面想加速,它就会加速。”听起来很科幻,但易昊翔和团队把设想落了地。他们运用脑电生物反馈原理,采集脑电波信号,通过一系列算法处理,分析得出大脑当前的运动状态,并据此对所关联的设备发出控制信号。Kether意念赛车使用者的专注力越强,赛车速度就越快,在娱乐的过程中能间接提高儿童的注意力。

  科技馆里孩子们玩得开心,易昊翔从中发现了新的痛点。赛车只是形式,专注力是本质。儿童缺乏专注力往往引起家长的焦虑,这就是商机。易昊翔在这个痛点上做文章,在意念赛车的基础上延伸出了新点子——提供解决方案,做儿童专注力课程的输出与师资培训。从发现问题到解决问题,回车科技形成了商业闭环。继意念赛车产品小获成功之后,2016年,回车科技开始寻求新的增长点。结合市场观察和自己的体会,易昊翔把目光聚焦在睡眠上,开启了新的产品线,敲下了创业生涯中的又一个回车键。“本来我睡觉睡得很好的,自从开始创业,睡眠越来越差,发际线就这样往后推。”易昊翔说着不由自主地摸了摸头,“调查数据显示,失眠人群里25~45岁非常多,往往身体没问题,是心理上的问题,比如焦虑、缺乏安全感。”易昊翔解释,脑波图是目前研究睡眠最客观的依据,通过监测睡眠中脑波变化,我们可以区分睡眠中的不同时期。回车科技结合脑电波与临床失眠治疗方法,研发了一款名为易休的脑电波智能眼罩。

  易昊翔介绍,产品分两个部分,第一部分是音乐。无论是思考还是睡觉,大脑皮质神经元都会形成脑波频率,不同频率代表不同的大脑状态。易休采集用户的脑电波,通过算法分析判断用户的状态,智能播放合适的音乐,帮助用户睡眠,并调节音量,直至用户完全睡着后关闭音乐。

  通过机器学习技术和实时分析,使用的次数越多,音乐推送越精准。此外,还发展出了人工智能谱曲功能,根据特定的脑电波创作出最适合用户的音乐。第二部分是心理催眠,为不同类型的脑电波提供不同的心理治疗方法。回车科技在杭州颐高创业大厦407成立的第一天起,易昊翔就希望做一个接地气、能够切实改善普通大众生活质量的可穿戴设备,而不是靠对概念的包装迅速获取大量关注。在易昊翔看来,智能硬件、智能穿戴的概念一直被过度放大,“不管做什么产品,从商业的本质上来说,就是到底满足了用户什么样的需求和解决了用户什么样的问题。”回车科技应该是黑科技和便捷生活的桥梁,易昊翔定位为“智能温暖你的生活”,志在把冷冰冰的科技变成一个个能解决用户实际问题的产品,用科技帮助解决健康问题的同时用户和产品能进行更好的交互。“抛掉所谓的智能家居、智能穿戴概念,只要你解决了实际问题,你就会得到用户的认可,在盈利的同时也一定能创造社会价值。”易昊翔总结。对于回车科技的未来,易昊翔颇有信心。易昊翔分析业界,他告诉记者,美国的神念科技(NeuroSky)是世界第一家把脑电波技术商业化的公司,专注于脑电波模块,在全球市场上有非常高的占有率。今年,回车科技开始涉足脑电波模块领域,根据精度、能耗、成本、体积等方面的分析,回车科技已经做好了和它竞争的准备。目前,有三家神念的老用户已经成为回车的新用户。回车科技还将往脑电波产业的上下游延伸,下游做服务、上游做芯片。“我们算过账,如果产品累计出货量达到十万,必须自己做芯片,这是更根本的竞争力,也是国家的导向。”从娱乐场景下的意念赛车,到利用脑电波监测解决刚需的智能眼罩,易昊翔致力于做脑电波智能应用领域的领航者,他相信借助脑科学的技术,可以为更多人带来便利。“这不仅仅是我们的梦想、愿景,也是这个产业的未来。”易昊翔乐观而坚定。Q:人工智能正在风口上,相较之下脑电领域比较“冷”,身在其中创业,你有哪些观察和思考?A:脑电技术现在正是发展的初期,商业价值初步显现。比如特斯拉的CEO,Elon Musk已经创办了一家公司,叫做NeuroLink,就是专注在脑机接口领域。FaceBook也在2017年发布了自己的脑机接口概念产品,用来做“意念打字”。此外,各个国家包括美国、中国、欧盟各国都已经有或者在筹备自己的“脑计划”,投入重金来发展脑科学的各个领域。和人工智能等风口比起来,脑电技术的确会“冷”很多,但这不代表这个行业不行。可能大家不知道,“人工智能”的概念在人类历史上也是一次又一次的“上风口”,最早起源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,中间起起落落,出现过至少三次所谓的人工智能“风口”。但毕竟还是经过了几十年的积累,才有了今天能给我们生活带来如此大便利的人工智能。同样的,脑科学现阶段可能就是几十年前的人工智能所处的阶段,在行业刚起步的时候,一定会面临非常多的困难。比如人才匮乏,中国开设相关研究的高校不是很多,并且学生也不多;比如市场认可度低,很多脑消费者经常会觉得我们是“大忽悠”;比如投入回报周期长,这会导致社会资金的进入更加迟疑,等等。但是,我们坚信这个行业是对的,是代表着人类未来的发展方向的。并且,随着底层技术的积累,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发展相比,我们今天绝不需要再花如此之多的时间。也许十年或是二十年,各种脑科学相关的技术应用就会遍及千家万户了。Q:最近接受了BBC的采访,他们关注的焦点是什么?A:BBC主要关注的是中国“千禧一代(Millennials)”的创业者和创业氛围,也就是对应到我们常说的“80后”和“90后”一代人。他们的一个核心点是我们这代人会给未来全世界带来怎样的“中国贡献”,我主要分享了一些个人的看法。我认为我们这代年轻人会拥有更好的国际视野。比如我们回车科技,从最开始就没想过是一家只做中国生意的公司。2015年做完Kether意念赛车,完成了我们最初的积累后,我们在2016年做第二款产品“易休”智能眼罩时,已经开始布局全球市场,在国内产品发布的6个月内,就在海外发布了同款产品,并且有了独立的全球品牌“NapTime”和“Luuna”。截止目前,我们已经在美国、加拿大、欧洲大部分国家(包括英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法国、奥地利等)、日本、韩国、香港、等国家和地区销售我们的产品,并且海外销售额已经占到公司总销售额的一半以上,明年有望突破千万人民币大关。更进一步的是,我们接下来的一款新产品,专注在冥想领域的FlowTime,将会选择直接在北美发布,主要针对欧美日韩市场。顺带一提,FlowTime这款产品的设计全来自我们意大利的合作伙伴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